三明男子网恋“美女”,3年转给对方120多万元!

“痴情男”通过微信恋上了清纯可爱的“美女”,3年时间被各种理由骗走120多万元。尤溪刑侦大队随后将犯罪嫌疑人吴某抓获,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美女”原来是个纯爷们。日前,尤溪警方发布了这起诈骗案,提醒市民小心警惕此类骗术。吴某已被尤溪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捕。

“痴情男”恋上“美女”

2014年4月,在尤溪工作的李四(化名)通过微信“附近的人”,认识了一个微信昵称为“雅依”的网友。朋友圈里的“她”美丽大方,尤溪洋中人,大约20来岁,自称小刘(化名)。两人很是投缘,在微信上相谈甚欢,慢慢在网络上建立起“亲密关系”。

“亲爱的,我妈妈生病了,能借我一点钱吗?”不久之后,小刘以母亲生病住院为由,开始向李四借钱,并表示父亲去挖煤后,就贷款还钱。信以为真的李四觉得应该帮助,就借钱给小刘了。此后,小刘又以喝喜酒没钱包红包、母亲病死丧葬没钱、合伙开服装店需要资金等理由向李四“借”钱。让李四纳闷的是,对方总是想着法子“借钱”,而自己提出的见面、视频,甚至通电话,均被对方以各种理由拒绝。

正当李四有所怀疑时,小刘向李四推荐了她表姐的微信“江月近人”。李四向“江月近人”了解小刘的情况,发现说的情况一样。至此,李四对小刘深信不疑,3年间共向对方提供的多张不同户主的银行卡及微信号转账124万元,不仅花光了自己的积蓄,还找亲朋好友借了债。

一直到今年7月,信用卡透支的李四向兄弟借钱时,透露了小刘的存在。家人意识到李四上当了,催促他尽快报警。李四这才醒悟过来,于7月20日向尤溪警方报案。

“美女”是个男子   接到报警后,尤溪刑侦大队成立专案组介入调查,判断这是一宗典型的微信交友诈骗。根据李四提供的线索,民警很快锁定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吴某。不过,这个人并不是李四所说的“美女”,而是一位1989年出生的男子

通过摸排走访,警方确定了吴某的日常活动范围和落脚点。7月26日9时许,专案组民警在尤溪城关镇升平路上,将诈骗嫌疑人吴某抓获。“抓到吴某时,他的手机上有多个微信是登录状态,其中与李四的聊天记录有1000多页,并有多笔转账记录。”参与抓捕行动的民警说。当场截获的用赃款购买的小车一辆,查获部分用于作案的银行卡。

经审讯,吴某对假冒美女身份诈骗李四的作案事实供认不讳。他先后用妻子和两个情人的多张银行卡,向李四“借”款107.26万元;另外收取微信转账及微信红包共计17.3万元

整整3年时间,没见面、没视频,甚至没通过电话,吴某是如何瞒天过海实施诈骗?据他交代,2014年朋友小刘告诉自己,她有一个叫李四的微信好友,“只要向他借钱,他都会借。”于是,手头紧张的吴某向小刘要来了昵称为“雅依”的微信账号和密码,仿效女性口吻与李四频繁互动,并以小刘的身份,在网络上与李四建立起特殊关系,先后向其“借”钱。

其间,为获得李四更大信任,吴某先后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向李四还款1万多元,且在朋友圈发布了一些自拍、旅游、经营服装店等信息具体的生活状态。此外,又申请了昵称为“江月近人”“jie977016”的两个微信号,分别以小刘的表姐、隔壁服装店老板的身份推荐给李四。一人分饰三个角色,自圆其说,令李四对小刘所述之事深信不疑。

靠诈骗所得,吴某一时享受了奢侈的物质生活,已婚的他不仅包养了2个情人,还买了一辆二手车。据妻子和情人所述,对于吴某的所作所为,3个女人始终都被蒙在鼓里。情人小玉(化名)只知道吴某是做工程的,但是经常在家里玩手机不用上班还有钱给她花,也就没多问。

后  记

通过网络进行交往,借机骗取钱财,这是网络诈骗常有的形式。如何规避这类骗局?警方表示,网络交友诈骗主要有以下特点:男性一般冒充成功人士或海归,女性一般冒充家境贫寒、艰苦生活;借婚恋交友频繁联系,着急与对方确立关系;用各种亲昵的方式骗取信任;一般只通过网络或电话交流,寻找各种理由拒不见面;可能找来所谓的“亲友”加深信任;以公司开业、店面开张、突发紧急情况等各种方式“借”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