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巧真:癌症晚期 山村女老师不舍学生

耐心的庄老师总是微笑面对学生。年纪不大的她已是半头白发

海都网记者 周德庆 黄启鹏 文/图

感动理由:在每一个人必须面对的所有恐惧中,没有什么比预知死期将至更加恐怖。“肠癌晚期,最多活不过一年。”面对医生的结论,庄巧真可以选择躲在家里逃避,可6次化疗刚结束,她就拖着孱弱的病躯重新站在了三尺讲台前。

如今已经6年过去了,她仍然活着,而且越来越像个健康人。作为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除了向山里的孩子传递知识,庄巧真更是用自己的敬业和执着,向孩子们播撒着爱与责任的种子。

漳州市南靖县奎洋镇上洋小学女教师庄巧真的故事,感动了无数人。她就像隧道尽头的一盏灯烛,照亮了孩子们走出大山、走出土楼的光明之路。

“每多上一堂课,我都会觉得又赚了一点时间”

如果不是那张消瘦的脸和半白的头发,很难想象,记者见到的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

上洋小学离南靖县城有90多公里。一路上,重峦叠嶂,通往上洋村的山间公路,弯弯曲曲地掩映在茂密的毛竹林和桉树林中,层层的梯田下面,零星散落着几座方形的土楼,走了近4个小时,记者来到了这所全县最偏僻的山区小学。

庄巧真今年48岁,从代课教师开始,已经在这所学校坚守了26年。初冬的阳光透过窗户斜射了进来,她起身,喝了一口凉茶,“要润润嗓子,下午还有两节课。”

一星期上25节课,除了一年级的语文,还有技能、品德与生活等课程,一个身体健康的老师尚且感到吃力,何况庄巧真还要与癌症抗争,“没办法,农村师资力量不足,一个老师得当两个用。”

“丁零零……”,下午的上课铃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

“好,现在开始上课了。”庄巧真拍了拍手,刚刚还有点喧闹的教室立刻安静了下来,16名孩子端端正正地坐着。“日—月—明,鱼—羊—鲜,人—木—休……”,她不断地采用分组朗诵和一个个过关的方法,调动孩子们的积极性,笑声、读书声从教室里传出。

“还好,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站个45分钟,一点也不累。”下课后,庄巧真拍了拍衣服上的粉笔灰说,“每多上一堂课,我都会觉得又赚了一点时间,孩子们的笑脸就是驱散我内心阴影的阳光。”

“连手上的粉笔都因没有力气抓住,掉在了地上”

上洋小学的校长尤境生和庄巧真已经共事16年,他至今还记得庄巧真老师病倒在讲台上的那一幕。

2006年春,开学的第一天,她就感到了腹疼。去村里的医疗所打针、抓药,都不奏效。尽管如此,她还是坚持上课了20多天,直到在一堂课上,站不住,说不出话,连手上的粉笔都因没有力气抓住,掉在了地上。

去医院检查,医生的结论是“肠癌晚期,最多活不过一年”。与死亡如此接近,恐惧和绝望,一下子让她和她的家人都蒙了,“天哪!我才40出头,儿子才上高中,婆婆已经80多岁,还有一群学生,我该怎么办?”

去省城的医院化疗前,她强忍着病痛,来到学校给学生们又上了一星期的课,她害怕以后再也上不了讲台,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在讲台上多站一会儿。村子很小,只有2000多人,很快,孩子们和家长都知道了她带病坚持上课的事情。在最后一节课上,当她告诉孩子们要好好读书时,“班里所有的学生都哭得稀里哗啦。”尤境生说。

庄巧真说,受父亲的影响,她从小就想当一名老师。父亲也是一名乡村教师,当她女承父业后,父亲叮嘱她,“当老师,千万不能误人子弟。”对此,她工作兢兢业业,“我当时想,如果真的在讲台前倒下,也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半白的头发是化疗造成的,但脸上的笑容是孩子们给的”

初冬的太阳很暖和,照在庄巧真半白的头发上,闪亮闪亮的。

庄巧真说,半白的头发是化疗造成的,但脸上的笑容是孩子们给的。6年过去了,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健康,死神正在离她远去。

“是孩子们给了我重生的勇气。”庄巧真回忆,在自己承受痛苦的6次化疗期间,有一次,班里的全体学生一起到医院来看她,手里还拎着一大袋苹果。“乡下的孩子,没什么零花钱,那袋苹果都是你一毛、我五毛凑起来买的。”

看着这袋苹果,她热泪夺眶而出。当听到孩子们问她“老师,您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们上课,我们好想你呀”时,她下定决心,一定要重回三尺讲台,就算是最终倒在了三尺讲台上,为了这群懂事的孩子,“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