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最“脏”的活,却有几十万人在做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运营研究社(ID:U_quan),作者:套路编辑部,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 多年来,互联网以革命者的名义改变了我们很多的东西。但是同时在某种意义上,它也露出了它的另外一面。

比如说它垄断的一面、拒绝开放的一面、攫取利润的一面。所以你看互联网长得并不像天使,它一半像天使、一半像魔鬼。

在 2017 年创变者年会上,吴晓波发表了关于“变化”的主题演讲,他称互联网既像天使、又像魔鬼。

的确,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便利,足不出户获得新闻资讯,打开 App 就能享受到线下服务。个人的观点、情绪,弱者的发声、表达都可以在互联网平台上传递。

然而,色情、暴力、极端组织言论也在互联网上有了出口,并加速了传播,网络监管的压力也在逐渐变大。

于是,一个新的群体诞生了,他们从事着互联网上“最脏的活”。

网络清道夫

Facebook 最初的理想是让这个世界变成一个统一的社区,打造一个“全球性社区,让任何人都可以分享任何东西”。

多年来,扎克伯格坚持认为,Facebook 既然只是个连接世界的平台,本质上是家科技公司,就不该对在这个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

近两年,Facebook 也因为这一理念带来的后果饱受争议,甚至被告上法庭。

在 2017 年 12 月,Facebook、Google、Twitter 都对外宣称,已经引入了事实核查,加大力度研发算法,同时聘请更多的专业人士加入。

但实际上,算法和专家背后,还有许多普通人在对抗着世界的阴暗面。

1)鉴黄师

去年,导演 Hans Block 和 Moritz Riesewieck 拍了一部纪录片《The Cleaners》揭开了人工审核的遮羞布。

纪录片以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为背景,在马尼拉市中心高档的写字楼隔间里,显示屏上打出明晃晃的亮光,投射在内容审核员丹尼斯的脸上,各种生殖器的照片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要先学习英语里各种有关下半身的脏话、俚语,然后要对男女的人体构造研究透彻,对人类诸多的变态癖好吃个通透。

下了班,还得去趟成人用品店,熟悉熟悉最新上市的成人用品,了解千奇百怪的硅胶玩具,来决定平台上的这些图片和视频,是删除,还是保留。

在普通人眼里,这似乎就是互联网的“鉴黄师”,上班时间看着平时都难以搜索到的禁片,领着工资。

而实际上,多数内容审核员因为看了太多的成人图片,已经严重影响到自己正常的性生活。

并且,“鉴黄师”也只是内容审核中较基础的一项。

2)儿童内容审核

除了“色情”审核外,审核儿童相关内容的工作人员,需要承受更强烈的冲击。

他们每天都会看到那些对孩子施虐、色情的照片、视频,最小的孩子不过 5 岁。

在一些战乱地区的视频和图片里,总会有手无寸铁的孩子躺在地上,或者赤身裸体地奔跑。

审查员也不知道该选择还原历史真相,还是根据规定把这些过于裸露的图片的删除,一般来说,他们会选择后者。

至于那些对孩子进行侵犯的内容,没有工作人员愿意去看完,但审核工作要求必须完整浏览后给出评判。

当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坚持看下去的时候,团队负责人会劝说这是你的工作,要坚持下去,并且告诉她签了合同。

这位姑娘在纪录片的最后,放弃了这份工作,她宁可回到穷困的老家,和父母一起捡垃圾。

3)暴力、恐怖组织

更痛苦的,是审核极端恐怖主义内容审查员。

他们面对的是一段段从 Facebook 网络端传来的恐怖组织的处决视频。

那些杀人的视频,如果只是枪击,算是轻松的。但这类内容里,更多的杀人手段,是斩首。

“被害人跪在镜头前,行刑者蒙着脸,对着镜头宣读一通罪状。在欢快的民族音乐里,行刑者掏出刀,对犯人进行斩首。”

如果斩首时用的是大砍刀,那就是刀起头落。如果行刑者拿的是小匕首,斩首将是个漫长的过程。审查员已经可以通过伤口的平整度,判断暴徒用了什么刑具。

审核员说:这对每一个观看者来说,都是一种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