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欠水:助残7年 骑行8万公里

老陈说现在好茶很贵,怕贫困户用好茶感谢他,他渴了就用自带的军用水壶喝水

老陈回访一位刚做过白内障手术的老人,老人连连感谢老陈帮她重见光明

海都网记者 侯希辰 肖春道 文/图

感动理由:一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一个褪色的军用水壶,一只用塑料袋包着的旧皮包,自打2005年6月退休后,陈欠水带着这三件“宝物”,深入泉州惠安县的乡间地头,哪怕是风雨大作,哪怕是逢年过节,他都没有停下扶贫助残的脚步。

就这样,7年间,68岁的陈欠水骑行了8万多公里,走遍惠安县所有行政村,全县1.8万名残疾人,他走访了1.6万人。在他的努力下,筹措到上百万元资金,扶持了5000多名贫困残疾人,他还自学了白内障简易鉴定方法,让2000人重见光明。

一年超过330天 四处奔波扶贫助残

陈欠水很忙,几次约他总说在下乡。约上后,记者跟随他跑了一天,才知道他忙碌的程度。

早上6点多,天刚亮,老陈带着相伴多年的三件“宝物”就出发了,“水壶装水下乡时喝,去哪就靠这辆自行车。”国道上,寒风吹着老陈花白的头发,在骑行了1个多小时后,老陈来到10多公里外的黄塘镇,快到村口时,他停下来喘了口气,说不想让走访的人家看到他累,“老了,不比当年。”

1988年老陈从部队转业到惠安县老区办当主任兼民政局副局长,接着任县残联理事等,“这一辈子注定就要做扶贫助残事业。”工作时,老陈就给自己定下了下乡“三不准”:不准吃饭不交伙食费,不准接受招待性吃请,不准接受礼物。他到村里和群众吃一个锅里的饭菜,常常是地瓜稀饭配青菜萝卜干,每餐交伙食费2元,如果装一壶水,还要再交柴火费2角,睡的是群众家里的木板铺。这些年,农村的日子好过了,老陈的年纪也大了,许多村干部都要求老陈下来时到村委会吃饭。老陈碍于面子,也不到群众家里吃饭,而改到各村村口的小吃店,一碗地瓜稀饭和一盘青菜解决问题,“要帮助的残疾人家庭困难,一点麻烦都不能给他们添。”

10多年来,老陈只休息了10来天,连同加班加点,他每年都要干两年以上的活。2005年6月,当老陈接到办理退休手续通知时,忙惯了的他竟然有些迷茫,家人都劝身患疾病的他在家颐养天年,“就想那些一直在照顾的残疾人怎么办,10多年,有感情了,心里放不下他们。”

没过几天,老陈重新拿出他的三件“宝物”,继续自己的扶贫助残事业,甚至跑得比以前还卖力。记者见到老陈给自己做了一份“考勤”表,每天去哪里下乡,走访谁,来回路程多少公里,都一一记在本子里。记者算了一下,老陈2006年下乡352天,2007年下乡341天,2008年下乡343天,2009年下乡335天,2010年下乡334天,2011年下乡339天……

申领补助、来回接送 让2000白内障患者重见光明

刚到第一户村民家中,老陈就忙开了,拿着手电筒给80多岁的黄婆婆检查视力,“看得见,看得见了。”黄婆婆高兴地说,几年前她患白内障失去了光明,因为家里穷做不起手术。“幸亏老陈来了,说能免费做手术,连表格都是他帮忙跑去拿的,还送我去了医院。这下有一只眼睛能看到儿孙,我还想多活几年。”

老陈说,在农村,不少人因先天或后天原因患上白内障而失去生活能力,却因经济困难而无力治疗。2007年初,他得知省里实施免费为贫困白内障患者做复明手术的“光明行动”后,“我有了新任务——帮他们看到光明。”随后,老陈发现须先由白内障患者到县城医院检查,确定可以手术后,还要到村镇开证明,再到县残联审批盖章,手续繁琐复杂,“很多人不知道怎么办,我就帮忙送表格、办手续。”为了更好地帮助这些村民,老陈甚至自学了鉴定白内障的方法,对每名贫困白内障患者提供义务代办手续、来回接送、联系手术、术后保养、申领补助等“一条龙”服务。几年来,他已帮助2000名贫困白内障患者,让他们重见光明。

在老陈的旧皮包里,装的就是一叠叠贫困白内障患者的摸底材料,上面详细记录着每一名患者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做手术,心里有底。”老陈说,去年他就帮420多名贫困白内障患者通过免费手术重见光明,“很多人治好眼睛后,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改善家庭的生活。扶贫助残就是这样,帮助一个人,就是帮一个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