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清“信义哥”:20年替父还债

黄贺乐的家是毛坯的砖瓦房,十分破旧

黄贺乐十分孝顺,接受采访时也不忘给爷爷整理衣服

N海都网记者 周德庆/文 关铭荣/图

感动理由:古人说“一诺千金”,诚信本是经商之本,也是为人之本,可灾难来临时,不少商人和老板却把痛苦留给了他人,自己选择了“跑路”。

他,本也可以“跑路”,钱是父亲在26年前欠下的,当时,他只有7岁。但他没有逃避,也没有放弃,从13岁开始,他就向父亲的债主们承诺,一定会替父亲还掉这笔钱。在随后的20年里,他信守诺言,修轮胎、刷油漆、开餐馆、修电脑……每赚到一点钱,就还掉一点债。

他叫黄贺乐,今年33岁,福清港头镇草柄村的一个普通村民,被乡亲们称为福清“信义哥”。

一场暴雨,改变了全家人的人生轨迹

站在父亲黄亦珠的遗照前,黄贺乐长舒了一口气。全家背了26年的“老赖”恶名,终于在今年9月洗清了。

与四周漂亮的小洋楼相比,他的家已很破旧了。房子是爷爷和父亲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建的,一层毛坯的墙砖瓦房里面,白墙和水泥板早已被岁月侵蚀,只留下了粗糙、发黄的底色。除了一台14英寸的电视机和一台冰箱外,家中再也没有任何值钱的家具,就连吃饭用的桌子和凳子,都是父亲当年留下来的。

黄贺乐告诉记者,1986年的一场暴雨,改变了全家人的人生轨迹。

黄贺乐说,父亲黄亦珠曾是当地还算成功的生意人。上个世纪80年代,他在福州做农副产品生意,因为守信誉,乡亲们都愿意把钱借给他。1986年夏天,父亲从北方拉来几个车皮的大米,没想到,半路上这些大米被一场暴雨淋湿了,等到大米拉到福州,已发霉了。

发了霉的大米卖不出去,父亲最终血本无归,最后一盘点,还有约6万元的债务无力偿还。这些钱,都是向亲朋和村里的乡亲们借的,多的有13000元,少的有100元和50元。

在当时,欠了一笔6万元的债意味着什么?黄亦珠的债主薛依姆说,当年,在乡下盖一栋漂亮的新房,所有的费用加在一起不超过1万元,“万元户”可是响当当的称谓。

面对巨债,黄亦珠无力偿还,更没有脸面回乡面对当初借钱给自己做生意的乡亲们,他选择了远走他乡,把将要面临的一切烦恼留给了黄贺乐母子三人。

黄贺乐说,父亲“跑路”时,他只有7岁,当时并不清楚父亲为何不回家,可年复一年的“讨债潮”,让他在年少时就明白了父亲不回家的原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