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民主党竞选人激辩气候危机:重返巴黎协议、

10位参加气候问题辩论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

当地时间9月4日,美国10名目前民调领先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举办的连续10场“市政厅论坛”中就“气候危机”各抒己见。这是美国电视媒体首次在黄金时段举办此类专门讨论总统竞选中问题的电视节目。

每一位竞选人都有单独的半个多小时时间接受主持人和现场观众的提问。这是一场民主党竞选人在环境问题上的观点大检阅,几乎所有竞选人都同意,返回《巴黎气候协议》将是美国重回气候问题“正轨”的第一步,但在如何实现目标方面,竞选人之间存在着明显差异。

目前在美国全国民调中领先的几位竞选人当晚都展示了自己的气候政策和立场:前副总统拜登强调自己将是带美国重回《巴黎气候协议》、在国际舞台再次扮演领导者的最佳人选;参议员桑德斯誓言将推出16万亿的激进计划以彻底重塑美国的能源结构。美国加州前检察长哈里斯表示,她将指示司法部调查直接影响全球变暖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唯一的华裔竞选人杨安泽则说,如果他当选总统,他将取消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衡量国家成功的标准,以包含环境因素的新制度取而代之。

《纽约时报》分析称,多年来气候变化问题一直被美国主流媒体和政治人物视为次要问题,在2016年总统辩论中几乎被忽视。在今年G7峰会中,美国总统特朗普甚至缺席了相关会议。最近几项民意调查显示,气候问题已成为民主党选民初选关注的首要议题之一,甚至超过医保、移民、枪支和堕胎等传统议题。在此次辩论举行之际,美国东海岸正在经受飓风“多利安”侵袭,此前飓风经过的巴哈马群岛几乎遭到毁灭性破坏,西海岸洛杉矶也正在遭遇森林大火。

“这就是我们今天为什么要坐下来探讨气候危机的现实背景,以及这场危机对我们生活带来的真实影响”,主持人在开场白中说。

拜登遭遇挑战

目前民调领跑的前副总统拜登在论坛的开场白就遭遇了当晚最棘手的问题:主持人问他,他计划明天参加的竞选筹款活动主持人是一家液化天然气公司的创始人,这一行为是否会影响选民看待他对于传统化石燃料的态度? 

拜登回应称,该筹款活动主持人已“不是化石燃料公司员工”,并表示他会调查这位筹款人是否违反了他不接受化石燃料公司资金的承诺。随后拜登马上将话题引向他与企业污染者“斗争”的历史。

在论坛上,拜登不断强调自己的最大优势:他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副指挥的角色。他提醒观众,他的团队将《巴黎气候协议》带回美国。以他丰富的国际经验,他将有助于提高其他国家和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雄心。

“我几乎了解(G7集团)领导人中的每一位,”拜登说,“如果我在场,就不会有空椅子”(在不久前的G7峰会上,特朗普缺席了气候变化会议。)

一名19岁的气候问题活动人士向拜登抛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她向拜登问道:“年轻选民如何相信他能优先考虑他们的未来?”“老一辈人在我们的生活和未来中不断选择金钱和权力,我们如何能够信任你把我们的未来放在大公司和富人的需要之上?”

拜登迅速回答:“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在拜登本月发布他的气候计划之前,他面临着进步人士的批评,相比较于桑德斯、沃伦等人更具有雄心的绿色能源计划,拜登对抗气候变化影响的计划被认为力度不大。

“我一直在努力推动公共交通和铁路运输的发展。如果我们拥有高速铁路,我们可以将数百万辆汽车停在路边,”他说,“25年来,我一直在为此努力。”

“进步派”推激进方案

民调处于第二位置的竞选人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当晚的论坛上为其早先提出的高达16万亿美元的气候变化提案的可行性进行辩护,他的提议遭到了观众和专家的质疑。

“我们正在提出美国历史上最大、最全面的计划。”桑德斯说,他的计划被称为“绿色新政”,目前是所有竞选人提案中最激进的——在未来15年中将投资16.3万亿美元。桑德斯称,由于气候变化的危险性,规模较小的提案将不能解决问题。

“如果我从道德立场出发,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尽我们所能,与世界各国一起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拯救这个星球,这将意味着改变,”他说,“我认为,美国总统所要做的就是向我们国家和世界人民表明,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危险是什么。”

他承认,向可再生能源过渡将是痛苦的,但表示没有可接受的替代方案,他的计划包括投入大量资金以缓解过渡时期的困难。例如,为失去工作的化石燃料工人提供五年的保障性收入,以及为那些工人进入新职业所需的教育培训提供资金。

对于观众提出的 “你将如何支付这一巨额开支?”桑德斯说,他的计划不仅包括“开源”——更高的税收,还包括“节流”——例如,从高昂的军费中节约下来(“我们不必花钱捍卫世界各地的石油利益”)。

同属进步派的参议员沃伦则指出,目前美国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是三个行业:建筑行业、电力行业和石油行业。沃伦反复强调解决地球变暖问题的责任直接与化石燃料公司相关,并痛斥这些大公司的腐败。“这些企业希望你们将注意力转移到节能灯泡、汉堡和吸管等次要的问题上去。”

沃伦称,她将不会建造任何新的核电站。沃伦说:“我们将开始断绝核能,并用可再生燃料取而代之。”她说,她希望到2035年逐步淘汰核电。

杨安泽:将取消GDP标准

所有竞选人中唯一从未担任过公职的政治新手杨安泽在当晚的论坛中说,对美元高度依赖的美国社会,应将经济激励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关键。

杨安泽目前在全国平均民调中排名第六,他的气候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对碳排放征税。根据他的计划,二氧化碳最初的税率为每吨40美元,最终将上涨至每吨100美元。收入的一半将用于他提议的标志性政策“普遍基本收入”——该政策许诺对每一位美国成年人无条件地每月发放1000美金,另一半将用于能源效率和清洁能源开发。

“如果你担心自己付不出下个月的租金,那将很难去关注10年后的问题,”他认为,普遍基本收入所带来的金融稳定性将使得美国人更多地关注气候行动,除了帮助原化石燃料工人过渡到新的工作岗位,并为最脆弱地区的人们提供资源保护自己。

“民主党所处的陷阱是,我们被告知,走向绿色经济对工作不利,对企业不利,而事实并非如此,”杨安泽说,“我们不能陷入这种错误的二分法,即对经济有利的因素对地球有害。”

杨安泽说,如果他当选总统,他将取消GDP作为衡量国家成功的标准,并将其“升级”为包含环境因素的综合记分卡。

“这张新的记分卡将包括环境可持续性,我们孩子的健康与预期寿命,心理健康和药物滥用的程度,我们可以将所有的东西都与经济指标联系起来。“他说。

哈佛大学科学史教授Naomi Oreskes分析指出,杨安泽将气候危机的辩论置于了一个对的地方:“他提出了三个关键点:1)作为一种可靠的衡量国民福祉的方法,需要考虑到健康和环境可持续性;2)我们目前每年为化石燃料行业提供数千亿美元的补贴(杨安泽承诺将停止这些补贴);3)工作与环境对立是一种错误的二分法。”

“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否有资格担任总统,但他在气候问题上处于正确的轨道。”这位研究气候变化的专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