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价格居高不下,科技大佬养的猪“杳无音信”,物联网养猪到底行还是不行?

前段时间,香港的猪肉价格格外让人惊叹。不仅是香港,内地许多城市的猪肉价格也在经历着一轮轮的上涨。专家预估,猪肉产量缺口巨大。于是,早些年就已默默进场的科技大佬又再次站在了风口之上,可是,养成的猪呢?

最近网上流传这么一个段子:香港废青闹了2个月,还不如猪肉对中国的影响大。

前段时间,香港的猪肉价格格外让人惊叹。其实不仅仅是香港,内地许多城市的猪肉价格也在经历着一轮轮的上涨。据了解,永辉超市的猪肉甚至飙升至52.8元/斤。

9月1日,广西南宁市发改委的一纸通知书在网络刷屏,为近来已经被置于炭火之上的猪肉再次添了一把柴。

南宁市发改委在正式印发的《南宁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关于实施猪肉价格临时干预的通知》中写道:从9月1日起实施猪肉价格临时干预措施,在主要农贸市场设点限量限价销售猪肉。从9月1日起,南宁市在青秀区麻村农贸市场等10个市场设立定点摊位。每个摊位每日上午9时起,按市商务部门规定的限量,以低于前10日市场均价10%以上的价格,向市民销售精瘦肉、前后腿肉、五花肉和排骨,每位消费者每日限购1公斤。

除了广西,四川省也出台了促进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九条措施。其中实行生猪生产红线制度,对各市(州)生猪出栏量制定任务目标,推动以市(州)为单位逐步实现区域内猪肉自给,除甘孜、阿坝藏区不纳入考核外,成都市、攀枝花市自给率应达到70%,其他市(州)达到100%以上。

不只是地方政府,中央也关注到了这一现象。此前国务院紧急召开常务会议,正式宣布,必须稳住生猪生产、必须确保猪肉价格的稳定。随后,商务部发言人也正式对外宣布:商务部将密切追踪市场动态,适时开放中央储备的猪肉和牛、羊肉。

猪肉到底怎么了?

进入21世纪以后,我国农业领域掀起了一场生产经营方式转型的变革,养殖业首当其冲。

在过去小农经济阶段,养猪的规模化程度一般不高,养殖户一般仅负责村庄范围内的自给自足。而从本世纪开始,高度规模化的养殖方式开始普及,专业养殖户崛起。

机会与风险并存,市场化也往往也意味着更高的风险。这些专业养殖户从过去十多年的市场中总结出:养猪的市场周期一般为三年,其中一年赚、一年平、一年亏。因此,总体来看,养猪的利润比较稳定。

2014年开始,全国的环保政策开始收紧,逐步压缩养殖规模。具体而言,通过环保、土地以及猪舍拆迁补偿等综合政策杠杆,迫使养殖户退养。为什么要这样做?生猪养殖其实也是重污染产业,而且很多猪舍本就盖在良田之上,按照农业和土地法规治理也合情合理。

2018年,猪肉价格又到了一轮周期的底部,不仅仅由于亏损导致一批养殖户退出,同时又遭遇了一只非同寻常的黑天鹅事件叠加:非瘟。

2018年8月3日,辽宁沈阳出现了首例非瘟疫情,随后扩散到全国多个省份。截至到上个月底,全国31个省份均有非瘟疫情出现,累计数量多达150起,累计扑杀生猪116万头。

除了直接扑杀,间接减产更加严峻。新牧网调研显示,全国各地区的养猪产能去化严重,去化中位数为50%,个别地区如江苏甚至减少超过80%,各地散养户的抛售和清场是这种剧烈去产能的主要原因。

在全国范围内如此“清场”,所带来的影响必将十分巨大。据中国肉类协会会长李水龙估算:2019年猪肉总产量可能下降15%-20%,即减少800万-1000万吨,“也有认为减产可能达到40%,缺口在1500万吨以上”。

如此庞大的市场缺口,必将需要新的供给迎头顶上,而早些年就已默默进场的科技大佬是否又能再次站在风口之上?

科技大佬们的“猪圈”生意经

2017年9月16日,网易宣布旗下“未央”猪正式在杭州文化广场世纪联华鲸选店开卖,丁磊“纸上谈猪”八年,终于让我们见到了他养的黑猪,并且能在线下超市买到。

据悉,丁磊养猪应用了智能摄像头、传感器等物联网技术,使得其“未央”猪场内仅需几名技术人员就可以管理2万头猪。